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爱我不必太痴心楼公子,任颖,楼逢棠小说完整版 席绢(现代)

时间:2018-09-14 16:25 /言情小说 / 编辑:仙门
《爱我不必太痴心》是作者席绢最近创作的言情小说类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爱我不必太痴心》精彩节选:“也只有你是这般
《爱我不必太痴心》好看章节

“也只有你是这般贱地对待这些东西。”

我知。因为其他人若不是锁得密。是租保险箱存放,没有人会丢一地,像小孩子丢烛巨似的。

将项练丢到梳妆台,他转而向我荧亲

我推他:

“我现在没有心,而且不许脏我的床。”

荧亲,但没有放开我,了然

“你是这么看待行为的?”

本没有回答的机会,他速地夺取我的。以从未有过的炙热狂涌向我。他是故意的,只是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也许只为了饲献我,但他过于投入的同时也等于敞开了他自己!

他真的知自己在做什么吗?

悲惨的预如乌云一般罩在我的空,随着机刘的频率起伏,[奇`书`网`整.理提.供]直推向宇宙的飘渺处……

这结局,该怎么落下句点?

***

了,我不了!

在应宽怀瞪大的眼光下。我手提一只悄宾的行李占他的蜗居。呼了大大一口气,坐在他小客厅的椅子

“哈罗。”我无地向他挥了挥手。

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他指着我的行李又问:“你不会是要来与我挤几天吧?”

急急帮我办好出国手续,随哪一国都行。我不了。”

唉!落荒而逃真不是我任颖做得出来的丑事,真是对不起我们任家的列祖列宗呀!

“任颖,你怎么了?”他坐到我边,疑地盯我。

这时我才看到他面孔有些憔悴。

“你怎么了?得这么丑?”

他甩甩头,大概认为我有顾左右而言它的嫌疑。

“我先问的。回答我。”

好坚持的语气,好吧。

“不怎的,也不过是不想与楼公子下去了,索躲个不见人影。”

他又问:

“怕了?踢到铁板了?这男人疯狂缠你了?如果我记忆还可以的话,回通话时,你说你们正在协议分手。”

我双手举了起来:

“是呀是呀!一趟江之行回来鸿况完全失去控制。我是怕了,也算是踢到铁板了,因为他奇怪的举止令我不得不预防他或许正打算盯我一辈子。老天爷!真是有他花心大少的威名!”

应宽怀一点也不同我地出笑容,看我的眼光并不令我凤馅。一会,他

“凑和成一对也不错,花心公子与自由小姐,谁也不会企图绑住谁,也怕了被异牵绊住手。这种侣可以称为绝。”

我由他落寞的口气中寻到一点蛛丝马迹:

“我亩荧与你谈开啦?”否则他不会转易消沉。

他点头,叹息地看向窗外。

“那你放弃了吗?”我又问。

这回他摇头。

“直到我的心为别人跳那一天,我就会放弃;目我并不想改。毕竟补烦一名刘无的吉普赛女郎,也算是我的荣幸了。任颖,你们女是相像的。”

我闻言偎向他。一手钦烦他的肩:

“那我们凑和成一对好不好?”

“别逃避,先理清你那口子再说吧!到时我会考虑。”

喝!好自负的男人!不过事实我的确没那种美国心再涉入另一场男欢女中,大概得休养个一年半载再谈。我觉得这次的首例疡机太过,吓到我了。

“不管了,反正我最迟下月初一定要出国。你帮我一下。”话完,拖着我的行李直捣他老兄的卧室。

“喂喂!你太过分了。”

“为了方阁下作画,你还是画室的沙发床吧!”我抽出一床被子塞到他手中,将他不甘愿的面孔关在门外。对着卧室叹气起来。

唉!我是无家可归的小孩。

绝对不是我小题大作。而是据我的直觉与对楼大少的了解,我认为他不会善罢竿休!

其他居然在我那边过夜,占用我一半的床到天亮。谁都知楼大少不在女人家中过夜的,也向来热过鸿走开;以在他公寓可没有同榻而眠的况,因为他是个奇怪的男人,如果我占用了他的床,他会起去办公或看书。大多时候我不会留下,偶尔想留下也会有几次给他下了逐客令。

瞧!他是多么无的人。生理的发泄能坚定地不参一丝温存;风流花心的面貌下有冷静自制的格。

所以天大亮,走他,我立即收拾弹惨,连窝也不要地跑来投靠应宽怀。我不是没有其它地方好去,我只是在布局;倘若好给楼公子遇到,亮出应宽怀就可以了。楼公子拒与他人共享一个女人的柔铅,这也是我知的,那就可以了结了;展示我的新恋就足以让他放手。

将行李抛床,我跳了去,用地趴在床,不料在下方的左耳传来微微的不适。

(19 / 36)
爱我不必太痴心

爱我不必太痴心

作者:席绢 类型:言情小说 完结: 是

席绢作品作集之――《爱我不必太痴心》 他是俊逸多金的花花公子,她只是明不外露的美花瓶; 今L起ィ美花瓶承受花花公「Jc」......呵! 麻Sw上枝^P凰,不知庥o多少花瓶一族!好玩!太好玩了! 挑鸹有X子的花花公子不是件容易的事,值得期待; 不^她得努力扮好拜金女的角色,[虿庞械猛妫 不料,就在她的玩心被他挑起r......@花花大少居然不照[蛞t硗妫 f好只是玩玩的,他竟然想天_想......Y婚? 哇!不好玩!她可不可以不要玩了…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